白玉京

all丐 all蔺晨 all周巡 不可逆

哈哈哈新发的彩蛋让我嗑一发汪周

今天份的偶遇,是我的小可人儿了!!!


初回看的时候只听声音没怎么注意画面,现在回看到15集感觉周巡打架的时候都戴了护腰吧?和小关打,和安腾打,都有点明显。再就是白毛衣可真欲啊,一闪而过的这帧,他在看手表还是干啥……



关周tag过1000啦

谢谢产粮的各位太太 让饥肠辘辘的孩子吃上一口热的 😭💘💘💘💘

归舟放鹤:

我们周巡啊,最潇洒不过。雷是他扛,锅是他背,骂是他挨骂,就连枪子儿都是他挡,还没人疼没人爱,有朝一日没了也就换来个烈士称号,再之后没人惦记,赤裸裸的来,在世间以局外人的身份逛一圈再赤裸裸的走,敬您身系流云,来去无牵挂。可几把虐死我了。 ​

《心理罪》s01 ep20 邰伟3P

眼神和周巡完完全全不一样

炮灰还要打单人tag,这种双关er真是挺萌的,不要脸

再夸夸周巡吧...这次有点走心了

我爱他,我爱他

樵夫:

周巡是一个理智置于直觉之上,而感情又置于理智之上的人,尽管他那敏锐如狗的直觉如此出众,让人时常忽略包裹在外面的两张透明的外壳。


周巡在长达十分钟洋洋洒洒的告白期间并没有发现面前的人已经被偷梁换柱,不仅是因为宏宇伪装哥哥的技术日益精湛,以及毕竟他坐下以后一直木着脸一个字都没说,也是因为周巡的逻辑告诉他面前坐的就是老关。他了解关宏峰的为人,压根儿不相信关宏峰杀了吴征一家;就算他确实是凶手,周巡也不认为关宏峰会畏罪潜逃而把亲弟弟送到监狱里。所以虽然他的鼻子和直觉都准得不讲道理,也拍着胸脯说一眼就能分出哥儿俩之后,还是不幸将一肚子的真心话道给了沟渠。


另外一个原因,大概是他那丰沛如江海的感情已经在他踏进审讯室的一刹那,在他根本就无暇辨认面前的人是谁的时候就已经把他淹没了。人的机械记忆能力在成年之后会逐渐下降,代之以后天学习培养起来的逻辑记忆能力。而后者很容易在岁月流逝过程中发生扭曲或者被擦除,又或者是只能记得大概轮廓。像周巡这种记法,人的一生中能有这样的片段其实是非常幸福的。能精准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关宏峰的时间地点姑且算是十余年警龄训练出来的本事,但他的话描绘出来的画面感太生动了。他记得旁边说闲话的小贩是卖糖炒栗子和烤红薯的,记得关宏峰掏钱之前短暂的发愣,记得他围巾的颜色,也记得他把围巾叠起来放好的动作。他的这段记忆色彩丰富又鲜活,是属于孩子的那种富有生命力和感情的记忆。那时,他的目光紧紧地追随关宏峰的一举一动。那几个小时的经历一定对他造成了刻骨铭心的影响,不仅在当时深深地印在脑子里,在后来的岁月中一定也时常在内心回顾、咀嚼,慢慢成为他人生的一部分,沉淀为记忆的海床。


跟朋友私下聊天的时候曾经调侃说周巡这人实在太正了,他的cp应该是正义,周巡还是去拥抱共和国吧。编剧讲周巡其实也是有私心的,他的私心是想让关宏峰重新回到刑侦支队。曾一度认为周巡把宏峰请回来做顾问是想耀武扬威并冒领军功的我真是太不堪了,深深地感到惭愧。他在关宏峰从基层派出所回到支队之后,对于自己不在他身边这个事实只能忍耐两个礼拜,兴许还包括他自请降两级在行政上耗费的时间。王志革案与赵馨诚汇合时,周巡被揶揄道摊上了个好师父才能平步青云,周巡表示默认。赵馨诚恭维关队说不管在不在支队编制都是一把手的地位,周巡的表情那简直是非常骄傲的。感觉被官方和当事人逼着吃糖,一时觉得非常不知所措。


周巡这个人,大概就是那种猎鹰狼狗的性格,一旦认准什么人交付真心就一辈子以同怀视之。吴征一家灭门案牵扯甚广,关宏峰从头到尾都瞒着周巡,甚至可以说把他当成重点隐瞒对象。在这期间周巡怀疑归怀疑,但毕竟希望相信关宏峰不会对他还有所保留。因此一朝事白,他无疑是伤心痛心的。但他没有埋怨关宏峰,反而在不计个人得失地为他做了那么多事之后,只懊恼自己没能结交下关宏峰这个朋友。他说他顶烦那些光讨论有用没用而不管好不好对不对的人;他现在还是这个样子,伤痛却又勇敢无畏地准备为自己认定的朋友效忠。


看得出来,周巡曾经是一个情绪极为外露根本不懂得什么是寻找掩体和自我保护的人。他的一切都明明白白地刻在脸上,就算看懂了肮脏世道也压根儿不想投身其中来让自己过得容易一点。知道自己不讨作为当时上级的刘长永待见,也知道自己将要遭遇什么,最后竟硬是要选择最没效率最损己利人的办法。他这样的人,若是一味孤勇,要么是昙花一现,要么永无出头之日。十五年后的周巡能在面对各路上司和钦差的时候长袖善舞游刃有余,也能在两次差点被内鬼做掉的时候隐忍不发,老关的影响不可忽视。


他像一株绿萝,蓬勃地生长着,根攫住一切养分,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终于变成了今天的周巡。他不再酗酒,眼睛变得清澈又锐利,黑白分明,含笑含情。他开始收拾打扮自己,会穿毛乎乎的白毛衣,喜欢在一切反光的物品上照自己的影儿,反正绝对不能穿出极其不搭的围巾和上衣。他还是熬夜,烟抽得很凶,靠咖啡灌着。没办法,毕竟在老关开始怕黑以后估计所有的夜班都让他值了。


起初,他注视着关宏峰。慢慢的,他的目光开始投向这个世界,它不再全然是宵小之徒和无耻之辈。当他焦躁的心平静下来之后,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并志愿为之奋斗一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怎么还有mid要考,不能剪mv好恨

长期跨墙:

珍惜这个草,善用这个草

开声音,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