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京

all15 all丐 all蔺晨 不可逆

我想吃杨桃肉
我很想
非常想

图是随便微博收的,水印出处

真的很好看 那天他就像个精灵

Southern Cross:

很喜欢这张照片。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原来那个负面新闻缠身的h姓小鲜肉是这么好看。

一开始讲韬韬迟到进场的时尚博主克里森算是中性评价,后面转发造谣时尚圈已经把他拉黑的迪西倒是值得让人猜猜其中缘由。

不过,一个路人如我,还真是因为大家都在转发嘲笑,才有幸在微博首页见到了韬韬的美貌。

韬韬说“感谢我的粉丝,也感谢‘不同声音’”。

这些“不同声音”在他们自以为是的圈子里觉得自己一手遮天颠倒黑白,但是很遗憾,他们抹不掉韬韬与生俱来的美貌,也无法阻止他的魅力吸引到越来越多的人去拨开这些乌七八糟的流言蜚语看到真实。

“想让我受打击为此付出努力,辛苦了你们的做法对我是大吉。”

因为是你,所以逢凶化吉。

因为是纯真善良,对世界充满梦想和善意的你。

把两个在剧tag下面刷盖聂的给拉黑了tag就净化了^_^

更新一下


现在微博有个资源号:@秦剧聂卫推广主页


 


有一个qq群:262891839


 


欢迎进来抱团取暖!

【琅琊榜】蔺晨--只有他一人 叫他长苏

愈是有慧根的人,愈是迷情最深。才,所以装点世界,情,所以粉饰乾坤。

Cathea:







《琅琊榜》最大的特点,就是与自带光环的苏哥哥相比,其他每个人物都毫不逊色,一个个立体饱满的配角,仿佛随意拎出来一个,就可以是一个取回婉转、血中带泪的故事。




而我觉得最神秘的一个,当然就是琅琊阁阁主--蔺晨。




他傲娇毒舌、恣意随性、嬉皮笑脸、吊儿郎当、调戏完小姑娘调戏小飞流,顺便再调戏一下苏哥哥。(划掉)




对于蔺晨,书中留白太多,他初登场时就已经是一副跟苏哥哥关系好到天天互相嘲讽、熟的天下皆知的状态。




心思深沉、波澜不惊的江左梅郎,唯独在蔺晨面前会翻白眼耍赖、毒舌得毫不客气,或许是因为太过熟悉,又或许是因为唯独蔺晨,见识过他最悲惨的样子,陪他度过此生最大一劫,又把他带出了深渊。




十三年前初遇,梅长苏还不是梅长苏。




曾经骄如朝阳的林殊,是以半人半鬼的模样遇见蔺晨的:全身肿胀长毛、四肢变形、失声嗜血(参考之后聂锋的样子)。




剧中人物对苏哥哥态度,不是小心尊敬,就是惋惜心疼。唯独蔺晨,是那唯一一个跟他斗嘴抬杠,训着他管着他劝着他,嘲讽技能全开,张口闭口就是“再这样折腾,信不信明天你就挂了” 的人,却也是最惜他性命,即便知道真相,最终还是顺他心意的人。









十七岁的林殊,最好的朋友是萧景琰。




他们不像。他明亮活泼、骄傲而飞扬;他正直可靠、宽厚又稳重。可他们是适合做朋友的,一样的能文能武翩翩少年,一样的向往清明治世,来日祁王登基,朝中有靖王,军中有林殊,君臣一心,大梁中兴可期。




三十岁的梅长苏,唯一的知己是蔺晨。




他们不像。他心思深沉,身上背负的太多;他洒脱不羁,万事不萦于心。可他们是做得来知己的,这是聪明人的友情,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是他即使不能接受他要这么做,可却懂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他知道他一定会这么做,所以哪怕是不认同的,也会帮着他,看着他,陪着他,云淡风轻的一步步走向死亡。




十五年啊!蔺晨陪了梅长苏整整十五年!而林殊的人生,也不过才十七年而已。那是他亲手从死亡线上一毫一厘拉回来的人,却又亲眼见证着他一点一点走向死亡。




十五年倾尽心血助他心愿得偿,说来也不过是一句“尽朋友之责”。




十五年前,救他性命;十五年来,护他稳妥;十五年后,送他离开。




高山流水,生死相托,大抵如此。




蔺晨总让我觉得是一个很飘的人,出尘又桀骜,对世事有种透彻的淡漠,常常是带着了然于心洞若观火的通透,几分疏离而又悲悯的看人看事。




人站的太高太远,看得太轻太透,未必是件好事,因为这样的清醒和疏阔,大抵不是阅历打磨,就是聪慧太过。




而太聪明的人,终究是孤独的。




所以很难想象,梅长苏离开以后,蔺晨会变成怎样。他当然会活得好好的,江湖风波荡,琅琊风光好,尽够他来去自由 一生潇洒。




可毕竟,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最后那场吵架的戏,两个人一句赶一句,戳的我泪到不行,是全剧最打动我的几个场景之一。




琅琊阁坐观天下事,烽烟四起的那一刻,他又怎会看不到结局?




可他还是跟梅长苏吵了一架,做着连自己都知道必定会徒劳无功的努力。他是想留下梅长苏的,可他比谁都懂,若能留得下,那也不是梅长苏了。




林殊有死也要担在身上的家国天下,而蔺晨真正在乎的,却只有梅长苏一人的生死而已。









一条命,两个人。




最终,他还是选择做回那个蔺晨既不认识也不喜欢的赤焰少帅林殊,结束了与蔺晨相交十几年的梅长苏。




我总觉得苏哥哥那一席话里,最伤人的莫过于那句“我要回到战场,那才是属于我的地方”,这才是最让蔺晨无法再辩的一句话 。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他一直说自己不认识什么林殊,只知道梅长苏,但在苏哥哥心里,却始终不甘接受自己是梅长苏。




可蔺晨还是头也不回的去了募兵处 :“你虽食言,我却不能失信”,既然留不住他,那就只好送他一程,陪他走到最后。原本说好都要尽力,但最后他做了他的选择,而他依旧选择遵守他的承诺。




苏哥哥说:“如果你认识林殊,你一定不会失望” 。可我想,若那一刻蔺晨说的出话来,他一定希望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林殊,这样长苏身上就不用背负那么多责任与重担,他就可以安安心心好好的活出梅长苏的人生。毕竟,是林殊害死了他唯一的知己,从此世上再无梅长苏。




蔺晨的坚持是藏在玩世不恭下的。




只有他会吊儿郎当的说:“有我在,你死不了”;




只有他云淡风轻的说:“能不能回到廊州,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只要你尽力,我也尽力,可好”;




只有他会叹一口气,说:“我一向狂妄,愿笑天下可笑之事,但我却总难笑你”;




所以只有他,担得起苏哥哥一声叹息:“我近日豪气衰微 ……让你见笑了”。







还好有蔺晨,幸好有蔺晨,才不至于让梅长苏沉重压抑的度过十三年;还好有长苏,幸好有长苏,才不至于让少阁主一生孤清,曲高无人和。




与梅长苏的家国天下不同,对于蔺晨,这世上可以让他在意的事情寥寥,牵挂的人更少,于是梅长苏的分量就更加重要。




有时候我会想,梅长苏走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情境:




“蔺晨,我想大概时候要到了……”




“算算也该到了,你放心,仗打到这个份上,不会再有意外。我会替你收尸的。”




“梅岭……”




“好,等你死后,葬在梅岭。”




“霓凰……”




“南境无虞,日后南楚异动,我定不会袖手旁观。”




“景琰……”




“朝堂安稳,一切皆在掌控,日后若有意外,我琅琊阁自会尽力。”




“廊州……”




“有四大长老在,你放心,日后我会找个稳妥的人,把江左盟交给他。”




“飞流……”




“飞流跟我走,我不会欺负他,不再逗他,好好照顾他。”




“……你……”




“放心,我没事。”




所谓知己,就是你要说的我都懂,你想做的我替你完成,此生甚幸相遇同行,你走之后,接下来的半个人生,我连同你的那份一起活:




替你照料你的放心不下;


替你走遍没走完的大好山河;


替你一一重访十三年故旧;


替你年年在梅岭遍洒一坛酒。




从此世上再无梅长苏,蔺晨也就只是少阁主。




他大概一如既往,会一袭白衣在清晨的山巅舞剑,朝阳冉冉时坐在空荡的书房沏一壶茶,再喝一口,摇摇头,他这个人,就是会给自己找罪受。









世上少的从来都不是相遇,而是重逢,他们是彼此的救赎。




琅琊山巅风景旧,只是故人不再,唯余梅岭尽头,年年清明雨后,一 堆土,一盏酒。










--摘自微博